•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就業創業創業資訊

高志剛 : 中等職業教育 把升學和就業當作一回事來做

發布時間:2018-09-17  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雜志  發布者:職成網

中等職業教育應該有理由和必須高質量健康發展,是無需太多探討的。當前,中職教育遇到的最大利好因素,是升學道路的不斷暢通和向高層次延伸。但是,令人擔憂的是,升學本身沒有錯,問題是在實施教育的時候,難免有重蹈片面追求升學率覆轍之嫌。

老百姓送子女讀中職,內心的期盼可以歸納爲“既想升好學,又想就好業”,魚與熊掌得兼。這是一份真真切切的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我們中職教育工作者應該把學生的升學和就業當做一個整體來對待:

就業,必須追求優質就業,必須伴隨學曆提升,工學真交替、大交替;升學,必須追求優質升學,始終指向促進就業,有一個好的預期在前方等待,鼓勵自我突破。一句話概括:好的中職,就是讓學生就業無憂文憑不愁的雙滿足、真發展。

這需要中職校本身從從屬身份過渡到主導身份。以前是爲企業輸送合格員工,爲高校輸送合格生源,中職只要做好這一段的工作;今後要把學生生涯發展、企業用工需求、高校繼續深造多方的利益統一起來,爲學生、爲企業、爲高一級學校,量身定做各方滿意的育人、用人路徑。

在“雙滿足、真發展”的目標驅使下,中職應努力架構好學生發展的兩類路徑:一是“學曆遞升式優質就業”路徑,二是“大訂單式或融合創新型優質升學”路徑。

談就業,自覺捆綁學曆遞升。

與優質國企合作,我們推動“2+2”雙高(高技能高學曆)人才培養模式。如,杭州中策職業學校與杭州地鐵集團合作,在高二結束後選拔學生送至高職鐵路院校共同培養兩年,後兩年要求獲得崗位操作證書、技能等級證書,同時支持獲得全日制自考或函授文憑,正式錄用一年後報銷相關費用。

與優質民營企業合作,創新推出“2+1+1”職後雙發展人才培養模式。如,學校與海外海集團合作主管班。高二結束後選拔,高三年段作爲見習主管培養,入職一年後,經考核聘爲主管或部門副經理。在高三和入職第一年期間,企業組織學曆進修,獲得文憑後,繼續工作滿一年,報銷全部學習費用。

學校爲杭州一些用工量大的主流企業,在金色藍領本土化戰略實施過程中,創造了多種強化職業技能、重視職業素養、突出職業認同感和企業忠誠度,先優質崗位就業,再在崗位上能力學曆雙提升的人才培養模式、路徑,實現企業和學生的雙滿意。

談升學,更多捆綁訂單或體現融創特色。

中職應該持續加大“3+2”和五年一貫制這類中高職銜接教育的規模。結構的影響是決定性的。銜接班一旦成爲升學主力,升學的風向標就容易得到修正。中職可以做好兩個發力點:第一,依托、服務強勢行業優勢企業辦中高職銜接班。比如我們和浙江旅遊職業學院共同與杭州市飲服集團創辦了烹饪專業的五年一貫制現代學徒制班:三年畢業可以擔任技術骨幹培養人,五年畢業可以擔任儲備店長,優質平台、“豐簡”自由、任君發展。第二,與認識一致的優質高職專注于聯合培養“跨界融通”人才。如我校的“計算機網絡專業”學生,銜接的是高職“電子商務”專業;“商務英語”學生,銜接的是高職“涉外導遊”專業。主要出發點是應對城市和産業發展趨勢,著眼未來、布局現在,用跨界融合的人才特色,爭取形成“排他性競爭優勢”。而與本科一體化辦學過程中,中職不能眼裏僅僅是本科文憑,而應是學生、行業、産業的發展未來。學校聯合浙江科技學院推出的電氣運行與控制專業(中職)與建築電氣智能化(本科)的融合培養;學校正與一傳媒大學聯系藝術與科技跨界的人才合作培養事宜。

未來職業教育要面對的不僅是崗位,更是崗位群,是不斷變化的任務鏈,以及機器不可能勝任的人與人的交流溝通。職業教育培養跨界融合特色人才顯得日益重要。中職要思考包括兩個方面的跨界融合:

一方面是相鄰相近相關行業專業融合。以烹饪專業爲例,高素質儒廚要思考三組問題(也就是發展趨勢):如何更經典更時尚?如何更健康更細分?如何更科技、更藝術?

另一方面是有技術、會服務、懂管理的融合。以酒店管理專業爲例:技術技能生存之基,提高質量提高效率,要學習米其林餐廳,以穩定高質量的服務顧客。大數據分析走心、個性化服務舒心,要學習海底撈,用想象不到的滿意粘住顧客。研究顧客成份、消費偏好、天氣、社會活動,要學習“7-11”,用一種整體性關聯性思維開發顧客。

中職教育不是被動的滿足企業的用工需求,更不是一味的滿足社會和學生的升學願望,在當下這種特定的曆史時期和社會背景下,應該帶有更大的組織性和引導性。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就業觀和生涯發展觀,引導企業形成良好的人才觀,甚至幫助合作企業轉型爲教育型企業。引進融合優質社會資源,在職業學校彙聚成資源高地,共建共享:基于學生發展,滿足企業需求,一起創造一條條就業和升學交融的適合之路,供學生選擇、助學生發展。

中職教育,當下特別需要守正出奇,提供社會、企業、家長、學生共需的精准服務;需要有足夠的定力,踐行適合的教育,拒絕做迎合的教育。

本文摘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8年第25期,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