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技能培訓培訓動態

教育探索:中等職業教育培訓技能人才通道

發布時間:2018-08-19  來源:百家號  發布者:職成網

針對産業結構調整升級對不同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中高職教育的銜接發展既要加強中職教育和高職專科教育的銜接,也要探索高職專科和高職本科的聯結通道,促進相互間的有效溝通,形成開放、靈活、順暢的高端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體系。

1.高職院校對口招收中職畢業生,即高職教育單獨招生是中高職教育銜接的有效路徑,有利于系統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目前,招生選拔工作呈現多元化趨勢,如北京采取”公共文化課+專業課”,公共文化課由全市統一命題、考試和評卷,專業課考試由招生學校自行組織;江蘇采取”專業技能考試+文化統考”,專業技能考試由各專業大類聯考委確定,文化統考科目由各市組織實施;湖北省采取”技能操作考試+文化考試”;甘肅省采取”文化綜合素質測試+專業基礎知識測試+專業技能水平測評”方式等,總體上都在嘗試增加技能考核的內容及其分量,但是這些技能考核方式還需要進一步完善。目前上海市教委已經著手聯合有關部門,在行業協會的參與下,按專業大類統一制定技能考核標准。一方而,要對接職業標准,增加學生的硬技能考核比重。硬技能主要集中在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兩方而。除了專業知識以外,企業還看重專業技能,即動手能力和實踐經驗。高職院校在針對中職畢業生的招生選拔中,在進行專業知識考核的同時,也應注重專業技能的考核,注重考察學生的動手實踐能力。另一方而,也要重視學生的軟技能考核,把具有良好職業潛質的學生選拔出來。現代社會,企業外部經營環境變化加快,需要員工具備對新問題的處理和解決能力,具備溝通表達、合作進取、不斷學習以及組織管理等軟技能。要依據不同專業的培養目標,通過多種方式考察學生需具備的軟技能。

2.中高職”3+2″貫通培養是促進中高職教育銜接、提高合作培養人才成效的一種重要模式。由于學生在中職學校學習3年後進入高職學校學習2年,教學主體、資源和環境發生明顯變化,需加強貫通培養模式的管理。首先,要謹慎選擇貫通培養的專業,實行限制類專業招生政策。由于貫通專業具有培養周期長的特點,專業的選擇必須是技術含量較高、專業技能訓練時間較長、社會需求量較大的專業。可以根據區域産業結構調整和行業技術升級的實際需要,針對高素質技術技能專門人才緊缺、PJ}需提升技術技能人才能級的行業領域,特別是屬于支柱産業與骨幹行業的現代服務類和先進制造類的專業,如護理、機電一體化等專業進行貫通培養。其次,由上級主管部門統籌多方力量,統一開發一體化貫通培養的專業教學標准和課程體系。中高職貫通培養需要打破原有中職、高職分割的課程體系,以一定的邏輯對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需要的課程內容進行重構,形成中高職一體化培養方案。爲保障貫通培養模式的實施,有必要由教育主管部門組織一批行業專家、課程專家、專業教師等,統籌開發真正適合中高職貫通培養的高質量的課程標准和教材,避免各自爲政,減少人力、物力、財力的重複投入。第三,組織開展中高職貫通專業教師培訓。通過專題培訓方式讓教師真正把握中高職貫通培養的理念及內涵,破除中職教師只負責中職階段、高職教師只負責高職階段的錯誤觀念,對培養對象、培養過程、培養載體進行全方位一體化思考,對教學目的、教學內容、教學方法等進行整體設計。另外,可以建立貫通專業教師教研制度,進行定期的切磋溝通。

3.建立學分轉換機制,實現職前與職後教育的融通,促進技術技能人才的生涯發展。職業教育是而向人人的終身教育,隨時、隨地提供學習機會是現代職業教育的顯著特征。社會需要什麽樣的技術技能人才,職業教育就應該提供什麽樣的教育,社會有全日制學習的需求,職業教育就要提供全日制學習的機會;社會有非全日制學習的要求,職業教育就提供培養非全日制入學的機會[3]。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可以直接銜接,也可以間接銜接,根本目的是爲學生的終身發展服務。尤其是信息社會的技術變革加快,職業與工作流動性增強,勞動力的技術技能提升成爲一個終身發展的過程。中高職教育的協調不僅要實現中職與高職的直接銜接溝通,更要注重間接的銜接溝通。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建立學分轉換案例庫和學分數據庫是普遍做法[[4]。可以采取多種措施暢通繼續學習和培訓通道,通過建立學分轉換機制,探索符合我國國情、區情、校情的職業教育特色的學分轉換制度,實現工學交替,促進每一個學生的終身發展。如針對在職員工,其取得的相關職業資格證書或相關技能證書可折算爲技能學分,免修相應課程;其在不同領域學習的課程,可根據需要學習課程的相同的知識點及內容多少,按高一層次課程、同一層次課程與低一層次課程的不同情況進行學分互認;其獲得的技能競賽成績以及在實際生産實踐中所獲得的生産經驗和體驗,可酌情折算成一定的學分等。通過完善學分制度,使職業教育體系成爲人人可學、時時可學、處處可學的靈活開放的技術技能人才學習提高體系。

4.探索高職本科教育,促進高職專科與高職本科教育的溝通,是中高職教育銜接的重要舉措,也是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重要突破口。近半個世紀以來,許多國家爲了適應科技發展、區域産業升級和學生發展要求,建立了新型的傳統大學的替代性機構,促進了非傳統大學的發展,如法國20世紀60年代中期成立的技術學院,德國70年代初期發展的應用科技大學,澳大利亞70年代初期建立的技術和繼續教育學院,瑞士90年代末期建立的應用科學大學,等等。這些機構差別很大,但共同特點是適應地方産業轉型和勞動力市場升級需要,鮮明地以就業爲導向進行辦學。在我國高職專科教育規模持續擴大、人民群衆受教育需求日益旺盛的情況下,已有學者提出在現代職教體系的實現路徑上,應鮮明地提出”職業本科”的概念。

探索發展高職本科教育的基本原則可中國高教研究歸結爲”一個中心,兩條基本路徑”,一個中心就是我國區域協調發展戰略要求高職教育應以服務區域發展爲中心,積極有效地爲”新四化”建設提供”下得去、留得住、用得好”的高端技術技能人才;兩條基本路徑是指部分普通本科高校轉型和部分高職專科優秀專業進行本科專業教育試點。一方而,可通過部分普通本科高校轉型,尤其是一批高等教育擴招後從專科升本的高校轉型,探索高職本科教育,不僅有利于高端技術技能人才培養,也有利于優化高等教育結構,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另一方而,我國而臨最大的問題仍是發展不平衡問題,而對經濟欠發達地區從生存型社會轉向發展型社會的升級要求,高端技術技能人才短缺已是制約發展的主要瓶頸,迫切需要高職教育提高服務區域發展的質量和層次,實現層次與質量的相互促進。特別是在”經濟欠發達、發展加速度、人才需求旺、本科教育缺、高職有基礎”的中西部地區和三線城市,可通過部分高職專科學校優勢專業探索高職本科專業教育,成爲推進”新四化”建設、兌現改革紅利的重要力量。

十八大報告強調”教育資源要向農村地區、落後地區、中西部地區傾斜”。由于我國高等教育長期實施非均衡發展戰略,高等學校主要分布在經濟發達的東部沿海地區,分布在大中城市,已嚴重不適應中西部地區轉型升級的發展要求。在經濟發展相對落後、高等教育需求旺盛、高職教育有基礎的地區發展高職本科教育,對我國西部開發、小康社會全而建成和”新四化”協調發展,功能無量,意義深遠。